首页 注册简介 新闻 联系方式

5G投资聚焦四大设备商 及上游产业链——专访深圳温莎资本投研副总监李博

2019-03-11

  自动驾驶汽车、沉浸式VR、机器人(300024,股吧)远程医疗……随着2019年5G年商用的落地,它们将逐步走入我们的生活。在各大机构2019年策略报告中,5G被公认为2019年最为确定性的投资机会。

  《红周刊》:从机构投资者态度看,5G被认为是2019年相对比较明确的投资机会,您如何看?

  相较而言,光模块的弹性可能会比较大,但目前光模块主要应用在数通领域,在5G领域的应用,还需要看5G的建设速率,如果5G速率快,光模块在通信市场的需求也将加快,但如果5G建设速率没有超预期的话,光模块将呈现比较匀速的增长。

  《红周刊》:通常,在牌照发放前3~4个季度,通信板块涨幅和估值就将开始启动,在您看来,当前是否是5G板块个股建仓的好时机?

  李博:AR/VR、智能汽车都属于5G后周期的消费应用,这个时刻肯定会到来,但是需在5G建设好之后,预计真正商用仍需较长时间。例如,暴风集团此前推出一款VR暴风眼镜,但并没有获得市场的认同,根本原因在于没有5G网络的支持。AR或VR要给消费者不同于智能手机的体验,要传输的是3D图像,而非平面图,而这需要5G网络的支撑。

  核心设备商及其上游产业链最受益

  5G投资机会可以理解为,国家通讯设备领域的“基建”,上游寻找设备投资,下游关注爱立信、诺基亚、华为、中兴全球前四大设备供应商体系产业链上的厂商。具体到国内,就运营商5G建设的投资顺序而言,最先投资的肯定是无线侧基站,这是搭建整个5G通信网络最基础的设备,所以无线侧端个股肯定是最先受益的。无线侧的核心设备商主要是中兴和华为,此外,和它们相关的上游零部件厂商,如5G的PCB企业、5G基站的天线等零部件也有望跟随受益。

  《红周刊》:相较于3G和4G的投资,5G投资在标的选择上有何不同?哪些板块值得优先关注?

  (文中涉及个股仅做举例,不做买入推荐,投资需谨慎)

  另外,我国整个5G产业链是一体化的。5G设备出海,带动的是整个国家通讯制造业产业链集体走出去,这也是国外企业所不具备的。例如,华为的上游PCB供应商沪电股份、天线制造商东山精密(002384,股吧)等,同时也是爱立信、诺基亚等企业的电子零部件供应商。从长期看,5G作为商业行为,海外运营商考虑到建设成本,仍有望重新采购国内5G企业产品。

  李博:个股的业绩释放周期需要看5G的建设速度,是5年建好还是10年建好差距还是很大的,平均来看,5G年投资年增速约在10%~15%。个人认为,5G板块中,业绩确定性最高的,还是前面提到的主设备以及其上游产业链,未来这部分个股业绩有望稳步增长,但弹性可能并不会太大。

  个股方面,沪电股份、深南电路、中兴通讯、中国铁塔都是受益5G确定性比较高的个股,而天孚通信(300394,股吧)、山东精密等下游客户为华为、中兴的个股,作为无线基站零部件也将随之受益。

  李博:对于华为产业链个股而言,此次事件在二级市场预期上可能被看做利空,但就个股基本面而言,影响应该并不大。一方面,相关公司今年以及2019年5G订单量都非常小,对业绩其实也没什么影响;另一方面,预计明年5G运营商资本开支增速将在10%以内, 事关对外投资规模并不会太快扩张。

  华为事件对上游产业链影响有限

  就建仓时点而言,短期来看,沪电股份(002463,股吧)、深南电路和光迅科技(002281,股吧)等个股涨幅已经不小,公募等机构三季度已经基本建仓完毕。但如果从长期来看,考虑到5G建设周期为5年~10年,通信设备板块仍存在很多机会。

  烽火通信三季度获得机构大幅增仓,这主要因为武邮院与电科院(300215,股吧)合并获国务院批准,未来除了在光通信领域深耕,也有望做主基站。但个人认为,从产业链角度来看,相较于华为、中兴两大巨头,烽火通信当前的基站设备实力差距较大。

  李博:中兴通讯最大的核心投资逻辑,就在于其作为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商,在5G浪潮中也将是核心设备商,至少有望得到百分之十几到二十的市场份额。而自今年4月份突发事件之后股价重挫,截至12月13日收盘总市值仅846亿元,这与其5G核心设备商的定位其实是不匹配的。虽然这其中,有投资者担忧未来中兴再次被制裁而引发的折价,但正常来说,其应该是一家千亿市值以上的公司,从这个角度来看,中兴通讯是被低估的。

  《红周刊》:近期“华为事件”备受市场关注,这对于深南电路、飞荣达等华为上游产业链厂商将带来哪些影响?

  李博:其实今年10月份股指反弹以来,5G行情就已经开启了。相较于其他与宏观经济比较紧密的行业,2019年5G的投资机会是比较确定的。一方面,明年经济预期仍难言乐观,跟宏观关系比较紧密的行业,业绩或继续下调;另一方面,就通信产业周期而言,目前处于4G投资周期的尾声、5G周期的起点。新周期的到来,将给5G相关厂商带来大量订单,未来业绩增长是可以预期的。但因为5G真正的大规模建设将从2020年开始,对于5G通信设备企业而言,真正拿到订单、业绩释放也需要等到2020年,因此,2019年的5G更偏主题投资,博弈成分较大。

  《红周刊》:另外,华为、中兴近期被澳大利亚、日本等国家排除在5G竞标企业之外,您如何看待?

  李博:5G终端的投资机会主要聚焦在消费电子行业,就5G手机而言,主要就是苹果产业链、华为产业链上的手机零部件企业,尤其是手机摄像头相关生产企业值得重点关注。根据市场最新消息,明年华为5G手机背面将配置4个摄像头,华为四摄手机的推出,大概率将引发苹果、三星、小米等其他手机厂商的跟进,因此手机摄像头产业相关上市公司目前来看是比较明确的投资机会。

  就二级市场投资机会而言,2019年、2020年AR、VR、智能汽车仍将处于炒概念阶段,但投资者看重的是预期,如果你5G网络建设超预期,这类机会可能也会提前到来,投资机会聚焦在消费电子产业链。建议投资者重点关注明年下半年5G手机推出后,5G用户增长情况。只要5G网络的用户持续增加,运营商就有投资的动力,其有望加大资本开支,从而加快整个5G网络的建设,进而带动整个市场对于5G的预期。

  二级市场希望5G快速取得突破,从而带来更多投资机会;但从产业链来说,5G的发展也是需要遵循科技进步或者产业发展规律的。

  《红周刊》:终端方面,5G手机预计明年上半年推出,如何看5G手机所带来的投资机会?

  李博:就全球5G市场而言,华为和中兴通讯的基站相较于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厂商,具有很高的性价比。首先,他们的建设成本和终端售价都比国外厂家便宜很多;其次,国内厂商的工程维护、工程师红利等是国外厂商所不具备的。可以说,对于5G这种规模巨大的投资,如果没有华为和中兴等国内5G厂商的参与,5G投资成本会非常高。

  对多数5G产业链个股而言,2019年5G投资给相关个股带来的基本面增量并不会太多,业绩释放需到2020年,投资重点仍将是备受市场关注的核心设备及其上游产业链个股。

  李博:频谱的发布意味着5G进入试商用,运营商会和中兴、华为等设备商进行小规模的实验,从而试验5G的各项指标。如果各项指标达标以后,运营商才会大规模地建设5G。例如,12月12日,北京移动携手华为在国贸CBD完成了4.9GHz频段的5G基站测试及验证,实现单用户下 载速率2.8Gbps。

  李博:很多3G和4G的投资标的,如大富科技(300134,股吧),因产业链升级没有做好等因素影响,并没有出现在5G的供应链中。另外,3G和4G的投资周期比较短,技术难度也要比5G小很多。下游运营商2~3年内就完成了大规模投资,从标的弹性上来说是优于5G的,但业绩持续性将不如5G,目前5G的预计建设周期在5~10年。

  《红周刊》:在您看来,当前国内5G发展节奏是否符合预期?

  《红周刊》:结合A股市场,中兴通讯和烽火通信(600498,股吧)被认为是无线侧最值得关注的两大标的之一,对此,您怎么看?

  李博:从产业链的角度看,国内5G的发展节奏是符合预期的。5G相较于4G技术跨度和难度都非常大,5G标准有很多技术指标和应用场景,不同的应用场景,对应的技术指标不同。因此,在整个投资过程中,5G的技术指标需要不断地进行修改和完善,从而实现迭代。

  此外,市场预期,5G正式牌照有望在明年下半年颁发,5G牌照下发后,国内运营商资本开支将不断加大。5G因为频谱频率更高,服务器单基站覆盖范围比4G要小,因此,要在全国搭一张5G网络,基站的数量肯定要比4G大很多。第三方数据预测5G建设投资需要1.3万亿元~1.5万亿元,比4G投资大概要多30%到50%。

  《红周刊》:您提到5G业绩释放期约在2020年,哪些板块的业绩是比较明确且可持续的?

  2019年5G以主题投资为主

  本周做客《红周刊(博客,微博)》的是深圳温莎资本投研副总监李博,前阿尔卡特朗讯中国研发中心软件工程师,其长期跟踪研究新能源汽车、TMT、云计算和半导体等领域。他认为5G周期正逐步开启,但就投资机会而言,明年5G以主题性投资为主,个股业绩释放需到2020年,投资重点在于核心设备及其上游产业链个股。

  《红周刊》:除了手机,5G的到来,也有望加速AR/VR、智能汽车等落地,这又将带来哪些投资机会?

  此外,5G手机的推出势必将推动智能手机进行新一轮的洗牌,未来5G手机的生产,大厂商更具优势。相较于4G手机,5G手机的零部件越来越小、越来越精密,要留很多空间给新的零部件,所以它会要求原来的多个零部件都模组化集成在一起,这对技术要求会越来越高。因此,随着5G的发展,受益的消费电子产业链公司实际上是在减少的,只有头部能够做模组的龙头公司,才会真正受益于5G,其他只生产单个零部件或者几个零部件的公司,可能会慢慢被洗出市场。